Z-23号驱逐舰

Z-23号(德語:Z 23)是纳粹德国海军于1930年代末至1940年代初建造的十五艘1936A型英语Type 1936A destroyer驱逐舰之一。它于1938年11月15日开始在不来梅德希马格德语Deutsche Schiff- und Maschinenbau Aktiengesellschaft威悉船厂铺设龙骨,次年12月15日下水,至1940年9月15日交付使用英语Ship commissioning二战期间,该舰主要在挪威和法国水域度过,负责为德国船只护航,偶与盟军舰艇交战。

历史
纳粹德国
艦名Z-23号
下订日1938年4月23日
建造者不来梅德希马格德语Deutsche Schiff- und Maschinenbau Aktiengesellschaft威悉船厂
船廠編號957
動工日1938年11月15日
下水日1939年12月15日
服役日1940年9月15日
退役日1944年8月12日
结局1944年8月21日凿沉;1951年拆解
技术数据
艦級1936级
艦型驱逐舰
排水量
  • 标准:2,603吨
  • 满载:3,605吨
全長127米
全寬12米
吃水4.65米
動力輸出70,000匹軸馬力(52,000千瓦特)
動力來源双轴,两台蒸汽轮机
速度36(67公里每小時;41英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2,500海里以19节
乘員11名军官、321名水兵
武器裝備

1941年初,Z-23号曾在波罗的海和挪威南部之间护航船队,之后又在比斯开湾保护来往的船只达四个月之久。6月“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几个月后,它被转移到挪威北部,试图拦截一支从苏联返回的北极船队,并协助布设了几个雷区。该舰于1943年初调回法国,恢复了此前护送船只通过比斯开湾的任务,因那里正受到盟军飞机和巡洋舰的威胁,试图阻止轴心国突围舰通过海湾到达港口。其中一次类似任务引发了年底的比斯开湾海战英语Battle of the Bay of Biscay,Z-23号在此期间发挥了次要作用。1944年8月12日,它遭到英国重型轰炸机的空袭,并被宣布为推定全损英语constructive total loss法国海军在战后把该舰打捞上岸,并将其作为在法国服役的原德国驱逐舰的备件来源。Z-23号最终于1951年报废,随后拆解。

设计

编辑
战时盟军绘制的1936A型驱逐舰识别图

1936A型驱逐舰英语Type 1936A destroyer较之前的1936型稍大,武器装备也更重。其水线长全长分别为121.9米和127米,有12米的舷宽以及最大4.65米吃水深度;舰只的设计排水量为2,603吨,满载时则可达3,605吨。Z-23号由两台瓦格纳齿轮传动蒸汽轮机提供动力,各负责驱动一副直径为3.22米的三叶螺旋桨过热蒸汽则由六台瓦格纳水管锅炉英语Water-tube boiler供应,可以输出70,000匹軸馬力(52,000千瓦特)的功率。该舰的设计航速为36(67公里每小時),但曾在海试中达到37.5節(69.5公里每小時)的最高速度。它最多可贮存791吨燃料油,能够以19節(35公里每小時)的速度的巡航2,500海里(4,600公里)。舰只的标准船员编制英语Ship's company为11名军官和321名水兵。[1]

该舰装备有四门150毫米36式鱼雷艇炮,架设在带有炮挡英语Gun shield的单装炮座上。其中一门位于舰艛前侧、三门位居舰艉。防空武器则包括安装在与后部烟囱英语Funnel (ship)并排的一对双联装炮座上的四门37毫米30式速射炮和五门单座20毫米30式高射炮组成。此外,该舰还在水上部分的两个四联装动力操纵式底座上安装有八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每个底座均提供两次重新装填。[1]四个深水炸弹发射器和布雷导轨则安装在艉后部甲板室英语Deckhouse的两侧,最多可贮存60枚水雷[2]作为探测潜艇的工具,舰上也搭载有一套称为“群听装置德语Gruppenhorchgerät”的被动式水听器,并可能安装有一套主动式声纳系统。在舰桥顶部则配备了FuMo-21型英语FuMO 21 radarFuMO-24/25型雷达英语FuMO 24 radar[3][4][5]

改动

编辑

在1942年初的改装过程中,Z-23号的单座150毫米炮被替换成双联装的150毫米LC/38型炮塔。这加剧了1936A型舰在舰艏进水的趋势,使其最高航速被降低至32.8節(60.7公里每小時)。到1944年,该舰的防空套件已经被一对四联装的20毫米炮座所增强,这可能是在1942年早期的改装中增加的。[4][6][7]

历史

编辑

Z-23号于1938年4月23日由纳粹德国海军所订购,自同年11月15日开始在不来梅德希马格德语Deutsche Schiff- und Maschinenbau Aktiengesellschaft威悉船厂铺设龙骨建造序列英语Yard number为957。该舰于1939年12月15日下水,至1940年9月15日竣工英语Ship commissioning。入列后,它于1941年3月至6月期间开始为波罗的海和挪威南部之间的舰船护航,尤其是战列舰俾斯麦号重巡洋舰希佩尔将军号装甲舰舍尔将军号。6月12日至13日,Z-23号又成为吕措号装甲舰试图突破封锁闯入大西洋的护航舰之一。途中,几架英国博福特式鱼雷轰炸机英语Bristol Beaufort在挪威海岸外发现了吕措号及其护航舰,其中一架于6月13日清晨出其不意地发射鱼雷击中装甲舰,迫使它返回德国进行维修。Z-23号于三天后与姊妹舰Z-24号一同被转移到德占法国布雷斯特,并于7月20日至24日协助护送战列舰沙恩霍斯特号通过比斯开湾,继而于8月21日至28日掩护伪装巡洋舰俄里翁号英语German auxiliary cruiser Orion通过同一海湾。它们于10月23日奉命移驻挪威北部。[8][9][10]

11月底,两艘姊妹舰抵达特罗姆瑟,被编入第8驱逐区舰队,受海军上校汉斯·埃德门格德语Hans Erdmenger指挥。12月16日,Z-23号连同姊妹舰Z-24号、Z-25号Z-27号一起向巴伦支海出击英语Sortie,前往科拉半岛沿岸搜寻盟军船只。翌日,Z-25号的雷达在浓雾中探测到了相距37.5公里(20.2海里)的两艘船。德国人以为它们是苏联驱逐舰,但对方实际上是两艘英国扫雷舰哈泽德号和斯皮迪号英语HMS Speedy (J17),正驶向与QP-6号护航船队会合。德国对其实施拦截,但浓雾和结冰阻碍了射击的精度。尽管斯皮迪号被命中四次,并消耗了大量弹药,但英国军舰仍然得以成功逃脱。1942年1月13日,Z-25号又护送Z-23号和Z-24号在白海西部航道布设雷区。一周后,即1月20日,Z-23号在大雾中意外撞上了Z-24号,迫使后者返回斯维讷明德,而前者则驶往特隆赫姆接受维修和漫长的改装,一直持续到8月。[11][12][13]

继1942年8月19日护送布雷舰乌尔姆号德语Ulm (Schiff, 1937)抵达纳尔维克后,Z-23号与希佩尔将军号及其姊妹舰Z-28号Z-29号Z-30号一起,参与了9月24日至28日在新地岛附近的布雷任务。10月23日至24日,该舰护送战列舰提尔皮茨号和舍尔将军号从博根湾英语Bogen, Evenes到特隆赫姆,并跟随舍尔将军号继续前往丹麦的哥本哈根,然后与轻巡洋舰纽伦堡号一同返回阿尔塔峡湾英语Altafjord。发动机问题导致它无法在年底参加为了拦截从英国驶向苏联的JW-51B号护航船队英语Convoy JW 51B而发起的“彩虹行动英语Operation Regenbogen (Arctic)”。[14][15][16]

1943年3月5日,由Z-23号、Z-24号、Z-32号Z-37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37组成的第8驱逐区舰队在“卡林行动”中穿越英吉利海峡转移到法国大西洋沿岸。尽管受到英国海岸炮鱼雷快艇的攻击,该区舰队还是毫发无损地通过了多佛尔海峡,惟Z-37号途中在勒阿弗尔搁浅。3月28日,区舰队为试图驶往远东的意大利突围舰喜马拉雅号義大利語Himalaya (nave mercantile)提供了远程掩护,但在被英国侦察机发现后,该舰不得不返回波尔多。两天后,尽管遭到美国潜艇以及博福特式和英俊战士英语Bristol Beaufighter轰炸机的猛烈攻击,该区舰队还是成功护送另一艘意大利突围舰彼得罗·奥尔塞洛号義大利語Pietro Orseolo (nave mercantile)通过了比斯开湾;期间德国驱逐舰群共击落五架敌机。4月9日,喜玛拉雅号再度尝试突破封锁,但相关舰船被一架桑德兰水上飞机发现。改变航线后,它们又遭到威灵顿汉普登轰炸机英语Handley Page Hampden的袭击。其中的五架来袭者被击落,而Z-23号在战斗中也有5人阵亡、31人负伤。在夏季余下的时间里,区舰队主要负责护送潜艇穿越海湾。12月24日至26日,该舰也是德国突围舰奥索尔诺号德语Osorno (Schiff, 1938)通过比斯开湾的护航舰之一。此次任务期间,巨浪一再淹没Z-23号的艏楼,导致4名船员在返回波尔多前落水罹难。[4][17][18]

比斯开湾海战

编辑

另一艘德国突围舰——2,729总吨的冷藏船阿尔斯特河岸号(Alsterufer)落后奥索尔诺号数日,于是Z-23号连同第8驱逐区舰队的另外三艘驱逐舰、以及第4鱼雷艇区舰队的六艘鱼雷艇于12月27日启航,护送它穿越海湾。盟军通过“超级解密英语Ultra (cryptography)”的破译工作发现了这些突围舰,遂在西大西洋提前部署巡洋舰和飞机,执行“石墙行动英语Operation Stonewall”展开拦截。当天下午晚些时候,一架来自英国皇家空军第311中队英语No. 311 (Czechoslovak) Squadron RAFB-24解放者重型轰炸机击沉了阿尔斯特河岸号。[19][20]

德国护航舰艇直到第二天午后才意识到突围舰沉没,此前仍继续向会合点进发。28日上午,它们被一架美国解放者轰炸机发现,由派往石墙行动的英国轻巡洋舰格拉斯哥号英语HMS Glasgow (C21)企业号前往拦截。当双方遭遇时,德国舰群正在返航,但天气已明显转差,波涛汹涌的海面把水花溅到舰艏的火炮上,使它们难以正常工作。此外,飞沫严重降低了能见度,妨碍了火炮与鱼雷的测距英语rangefinder和瞄准。13:46,格拉斯哥号利用雷达率先向距离最近的德舰Z-23号和Z-27号开火,射程为21,400(19,600),几分钟后企业号也紧随其后开火。当距离接近至17,000米(19,000碼)时,Z-23号发射了六枚鱼雷,但全数射失。大约同一时间,驱逐舰群开始还击。埃德门格于14:18决定分散他的部队,命令Z-23号、Z-27号和三艘鱼雷艇掉头向北行驶。五分钟后,Z-23号发射了另一枚鱼雷,同样未能命中。巡洋舰追击北行的舰群,击中了Z-27号的前部锅炉舱英语Fire room,导致它的一台涡轮机失灵,速度逐渐降低。14:39,格拉斯哥号和企业号再次掉头向南,将火力集中在三艘鱼雷艇上,并击沉了其中两艘。Z-23号曾试图协助漂流中的Z-27号,但在企业号出现时受命离开。幸存鱼雷艇T-22号英语German torpedo boat T22与Z-23号会合,两舰于当天晚些时候抵达靠近西班牙边境的圣让德吕兹[4][19][21]

1944年1月30日,在区舰队于比斯开湾南部进行演练期间,Z-23号与Z-37号意外发生相撞。撞击引爆了后者的一枚鱼雷弹头,摧毁其全部两台涡轮机,并在舰舯引发大火。Z-23号将Z-37号拖到波尔多,它在当地被宣布为推定全损英语constructive total loss。随后,Z-23号恢复护送潜艇穿越海湾的职责,但于8月12日停靠在拉帕利斯港英语La Pallice时遭到14架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袭击。一枚炸弹穿透了它的前部锅炉舱,在港湾底部引爆,另一枚则落在附近。该舰开始进水并向左舷倾侧,直至连接到岸上的电源才能将水泵出,但为时已晚。Z-23号也被视为推定全损,于8月20日退役,所有设备都被毁坏,无法抢救。法国海军于1945年将该舰重新打捞上岸,并在两年后将其拖到瑟堡,用作在法国服役的前德国驱逐舰的备件来源。它最终1951年10月7日报废,随后拆解。[4][22][23][24]

注释

编辑
  1. ^ 1.0 1.1 Gröner,第203–204頁.
  2. ^ Whitley,第68頁.
  3. ^ Gröner,第203, 205頁.
  4. ^ 4.0 4.1 4.2 4.3 4.4 Koop & Schmolke,第103頁.
  5. ^ Whitley,第68, 71–72頁.
  6. ^ Gröner,第203頁.
  7. ^ Whitley,第73頁.
  8. ^ Koop & Schmolke,第24, 102頁.
  9. ^ Rohwer,第78, 110頁.
  10. ^ Whitley,第116, 122–124頁.
  11. ^ Koop & Schmolke,第102, 104頁.
  12. ^ Rohwer,第127, 135頁.
  13. ^ Whitley,第131–132頁.
  14. ^ Koop & Schmolke,第102–103頁.
  15. ^ Rohwer,第195, 197頁.
  16. ^ Whitley,第142頁.
  17. ^ Rohwer,第236, 241, 256, 294頁.
  18. ^ Whitley,第145–146, 148頁.
  19. ^ 19.0 19.1 Rohwer,第295頁.
  20. ^ Whitley,第149頁.
  21. ^ Whitley,第149–153頁.
  22. ^ Gröner,第204頁.
  23. ^ Rohwer,第311–312頁.
  24. ^ Whitley,第163, 206頁.

参考资料

编辑
🔥 Top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