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48年正式发表的文件

共產黨宣言》(德語:Manifest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由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自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用德文撰寫[1]:67。该宣言受共產主義者同盟委托,最初于1848年革命爆发时在伦敦出版,后来被确认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政治文件之一。它为过往和当时的阶级斗争以及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冲突给出一种分析方法,但非对共产主义的潜在未来形式的预测。

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1848年初版封面
原名Manifest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作者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译者米哈伊尔·巴枯宁
类型書面作品[*]
语言德语
故事背景地點德国 编辑维基数据
發行信息
出版時間1848年2月21日
出版地點倫敦
页数73
系列作品
规范控制
OCLC1082351928

共产党宣言总结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社会和政治本质的理论,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迄今为止所有现存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它还简要介绍了他们的思想,即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将最终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作者在宣言的最后一段中呼吁“强行推翻所有现有的社会条件”,是对全世界共产主义革命的呼吁。

2013年,《共产党宣言》与马克思的《资本论》(德語:Das Kapital)第一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计划”。

发展编辑

1948年苏联发行的《共产党宣言》发表100周年纪念邮票

《共产党宣言》雖然是馬克思與恩格斯共同起草,但內容文字幾乎是由馬克思自己一人完成,因為馬克思比較不喜歡恩格斯有宗教色彩的教義問答的寫作方式,雖然恩格斯使用教義問答体形式撰写的《共产主义原理》是《共产党宣言》的文本基础来源之一。但無論如何,宣言內容代表馬克思與恩格斯兩人共同的觀點。《共产党宣言》从1872年到1890年间经过了多次修改。由于该文献是写给广大工人的,因此这是马克思最易阅读的文章之一。从历史上来说,这份文件为了解共产党人在他们的运动之初的动机与政策提供了很好的参照。

最初出版和默默无闻,1848年-1872年编辑

1848 年 2 月下旬,该宣言由位于伦敦市无主教门区的利物浦街 46 号的工人教育协会 (Kommunistischer Arbeiterbildungsverein) 匿名出版。这本23页的小册子用德语写成,标题为《共产党宣言》,封面为深绿色。它被重印了三次,并在德国移民报纸《德意志伦敦人报》上连载。3月4日,在《时代报》连载开始的第二天,马克思被比利时警察驱逐出境。两周后,大约在3月20日,一千份《共产党宣言》到达法国巴黎,并于4月初运往德国。在 4 月至 5 月期间,宣言原文因印刷和标点符号错误而修订,马克思和恩格斯将该试行版本的宣言作为未来正式版本的《共产党宣言》发布的基础。

尽管《共产党宣言》的前言宣布“将以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佛兰芒语和丹麦语出版”,但最初的印刷只是用德语印刷的。很快,波兰语和丹麦语的译本在伦敦出版了德文原版,到 1848 年底,瑞典语译本出版了新的语言标题。1850 年 6 月至 11 月,乔治·朱利安·哈尼在他的宪章杂志《红色共和党人》上连载了海伦·麦克法兰对《共产党宣言》的译文,《共产党宣言》首次以英文出版。对于这一翻译,兰开夏郡的麦克法兰咨询了恩格斯,而恩格斯表示自己放弃了对宣言的英文翻译。

1852年底科隆共产主义审判后,共产主义者同盟立即解散。

《宣言》的法文译本是在工人阶级的起义被镇压之前出版的。它在1848年全欧洲革命中的影响仅限于德国,总部设在科隆的共产主义联盟及其由马克思编辑的报纸《新莱茵报》发挥了重要作用。1849 年 5 月,《新莱茵报》成立不到一年,就被迫停刊,马克思被驱逐出德国,不得不在英国伦敦寻求终身庇护。1851年,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成员被普鲁士秘密警察逮捕。18个月后的1852年底,在科隆的审判中,他们被判处3-6年监禁。

1848年革命失败后,《共产党宣言》默默无闻,在整个1850年代和1860年代一直如此。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只出版了几个新版本,其中包括米哈伊尔·巴枯宁在日内瓦的1869年俄文译本(未经授权且有时不准确)和柏林的1866年版(这是《共产党宣言》首次在德国出版)。霍布斯鲍姆说:“到1860年代中期,马克思过去写的东西几乎都不再印刷了”。

崛起,1872-1917编辑

在1870年代初期,《共产党宣言》及其作者经历了命运的复兴。艾瑞克·霍布斯邦指出了三个原因。首先是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又称第一国际)中的领导作用。其次,马克思在社会主义者中也声名狼藉,在当局中也声名狼藉,因为他支持1871年的巴黎公社,在《法国内战》中得到了阐述。最后,也许在《共产党宣言》的普及中,最重要的是对德国社会民主党(SPD)领导人的叛国罪审判。在审判期间,检察官大声宣读宣言作为证据;这意味着这本小册子可以在德国合法出版。因此,在1872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匆忙出版了新的德文版本,写了一篇序言,指出了自最初出版以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中已经过时的几个部分。这个版本也是标题第一次缩短为《共产党宣言》(Das Kommunistische Manifest),并成为宣言今后所依据的版本。1871 年至 1873 年间,《宣言》以六种语言出版了九个版本。1871年12月30日,它首次在美国的Woodhull & Claflin's Weekly of New York City上发表。然而,到1870年代中期,《共产党宣言》仍然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唯一一部知名度不高的著作。

在接下来的四十年里,随着社会民主党在欧洲和欧洲以外部分地区崛起,《共产党宣言》也随之出版,以三十种语言出版了数百种版本。马克思和恩格斯为1882年的俄文版写了一篇新的序言,由格奥尔基·普列汉诺夫在日内瓦翻译。在信中,他们想知道俄罗斯是否可以直接成为共产主义社会,或者它是否会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首先成为资本主义社会。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为1888年至1893年间的五个版本提供了序言。其中包括1888年的英文版,由塞缪尔·摩尔翻译并得到恩格斯的批准,恩格斯还在全文中提供了注释。从那以后,该英语翻译版一直是共产党宣言标准的英语版本。

就出版版本而言,其影响的主要地区位于欧洲中部地带,从东部的俄罗斯到西部的法国。相比之下,这本小册子对西南和东南欧的政治影响不大,在北方的影响力不大。在欧洲以外,出版了中文和日文译本,拉丁美洲出版了西班牙文版。该书的第一本中文版是朱之新在1905年俄国革命后在同盟会报纸上翻译的,但是翻译的并不完整。同时还有关于欧洲、北美和日本社会主义运动的文章。《共产党宣言》受欢迎程度的这种不均衡的地理分布反映了社会主义运动在特定地区的发展以及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流行。社会民主党的力量与《共产党宣言》在该国的受欢迎程度之间并不总是有很强的相关性。例如,德国社民党每年只印几千份《共产党宣言》,但《爱尔福特纲领》却印几十万份。此外,第二国际以群众为基础的社会民主党并不要求他们的普通民众精通理论。马克思主义著作,如《共产党宣言》或《资本论》主要由党的理论家阅读。另一方面,西方的小型、有奉献精神的激进政党和马克思主义教派以了解这一理论为荣;霍布斯鲍姆说:“在这种环境中,'一个同志的清晰程度总是可以从他的宣言上的指定用途的数量来衡量'”。

广为流传,1917年至今编辑

1917年十月革命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经典著作《共产党宣言》在全世界广为流传。

1917年十月革命使弗拉基米尔·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俄罗斯掌权,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明确地按照马克思主义路线建立。布尔什维克俄国成为苏联的一部分,是苏联共产党(CPSU)统治下的一党制国家。与第二国际的群众性政党不同,苏共和第三国际的其他列宁主义政党希望他们的成员了解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经典著作。此外,党的领导人应该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为基础做出政策决定。因此,《共产党宣言》等作品成为了苏联共产党党内普通民众必读的书。

基于以上原因,广泛传播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成为一项重要的政策目标,在一个主权国家的支持下,苏共为此目的拥有相对取之不尽的资源。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出版规模非常大,他们作品的廉价版本在世界各地有多种语言版本。这些出版物要么是较短的著作,要么是纲要,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文选的各种版本,或他们的《文集》。这在几个方面影响了《共产党宣言》的命运。首先,在流通方面,1932年,美国共产党和英国共产党印刷了数十万份廉价版本的共产党宣言,可能是有史以来销量最大的英文版。其次,这项工作进入了大学的政治学教学大纲,这一影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扩大。在1948年《共产党宣言》百年诞辰之际,它的出版不再是马克思主义者和学者的专属领域,普通性出版商也大量印刷了《共产党宣言》。“简而言之,它不再只是一份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文件,”霍布斯鲍姆指出,“它已经成为一个政治经典的吹捧法庭”。

共产党宣言总销量估计为5亿册,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四本书之一。

即使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共产党宣言》仍然在全世界广泛流传。

基本思想编辑

《共产党宣言》分为序言和四个部分,最后是一个简短的结论。引言首先宣布:“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都联合起来了”。作者指出,世界各地的政党,包括政府政党和反对党在内,都相互推崇了“共产主义的烙印”。据此,作者推断,将被承认的权力本身就是一种权力。随后,引言劝告共产党人公开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目标,以“拿党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

宣言的第一部分,“资产者和无产者”,阐明了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即“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在压迫性少数派的锁下,社会一直采取被压迫多数派的形式。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业工人阶级或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进行阶级斗争。和以前一样,这场斗争将以一场重新构造社会的革命或“竞争阶级的普遍废墟”结束。资产阶级通过“不断的生产革命和对所有社会状况的不间断的扰动”,已经成为社会上的最高阶级,取代了封建制度的所有旧有力量。资产阶级不断地利用无产阶级的劳动力,为自己创造利润并积累资本。然而,资产阶级却以此作为“自己的掘墓人”。无产阶级将不可避免地意识到自己的潜力,并通过革命推翻权力,推翻资产阶级。

第二部分“无产者和共产党人”首先阐述了有意识的共产主义者与其余工人阶级的关系。共产党不会反对其他工人阶级政党,但与他们不同的是,它将表达普遍意愿,捍卫整个世界无产阶级的独立于所有民族的共同利益。该节继续捍卫共产主义免受各种反对,包括声称提倡公共卖淫或使人们丧失劳动能力的主张。本节最后概述了一系列短期需求,其中包括累进所得税;废除遗产和私有财产;废除童工;免费的公共教育;运输和通讯手段的国有化;通过国家银行集中信贷;扩大公有土地等-实施将导致无国籍和无阶级社会的先驱。

第三部分,“社会主义的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将共产主义与当时流行的其他社会主义学说区分开来,这些学说被广泛归类为反动的社会主义(如“真正的”社会主义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和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尽管对竞争对手观点的谴责程度各不相同,但所有人都因提倡改良主义而未能承认工人阶级的杰出革命作用而被驳回。

宣言的最后部分“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简要讨论了十九世纪中叶共产主义在特定国家(例如法国瑞士波兰德国)的斗争中的立场,认为德国正处在“资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并预言世界革命将很快到来。最后,宣言宣布与其他民主政党团结在一起,让国际无产阶级行动起来,大胆地支持共产主义革命,并发出呼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各语言译本情况编辑

中文译本编辑

1906年,中国近代革命家朱执信在《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一文中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活动,并在该文中摘译了《共产党宣言》的部分内容。

1908年,由中国留日学生何殷震主笔的女权主义及无政府主义杂志《天义报》刊登了《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的译文,译者署名“民鸣”[2],有说法指民鸣翻译了《共产党宣言》全文,但至今未发现任何证据[3]

目前学术界公认最早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是由陈望道于1920年根据英文版和日文版翻译出来的版本,并于1920年8月通过上海“社会主义研究社”出版。初版由于排版错误,误将封面书名印成“共党产宣言”,9月出版第二版时予以更正[4]

最早将《共产党宣言》根据德文原版翻译成中文的是成仿吾徐冰,1938年出版,同时也是最早的中共官方翻译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共中央编译局(现已并入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推出了多个译本,此外还有多个由其他机构和个人翻译的中文译本。

俄文译本编辑

1869年 ,第一版俄语共产党宣言在日内瓦举行。译本的作者为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枯宁,尽管译者没有列在书上。

1882年 ,格奥尔基·普列汉诺夫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在日内瓦出版,马克思和恩格斯编写的1882年俄文版序言也随着该版本的出版首次发布。

1903年,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波塞(弗拉基米尔·波塞,Vladimir Posse)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俄语版出版。

1906年,瓦茨拉夫·沃罗夫斯基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俄语版出版。

1932年,弗拉基米尔·阿多拉茨基(Vladimir Adoratsky)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俄语版出版。

1939年,苏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所《共产党宣言》的集体翻译俄语版出版

1948年 ,IMEL宣言周年纪念版发行(1939年翻译修订)

1955年,由苏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所编写的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作品”(第4版)第2卷出版。该卷包括最新版本的《共产党宣言》译本。[5]

评价与反响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共产党宣言》对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思想家的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是各国共产党纲领的基本文件。

弗拉基米尔·列宁表示:“这本书篇幅不多,价值却相当于多部巨著。它的精神至今还鼓舞着、推动着文明世界全体有组织的正在进行斗争的无产阶级。”[6]

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研究院院长彼得·波斯佩洛夫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教导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要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认识到自己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伟大历史使命。代替人类更美好未来的梦想,他们把世界革命性变革的科学,资本主义死亡的历史规律和新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建立放在一起,其基础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7]

英國托洛茨基主義歷史學家克里斯·哈曼(Chris Harman)在2003年指出,《宣言》中的一些段落預測了對全球化的最新研究。根据他志同道合的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Alex Kallinikos)的说法,这是“真正的二十一世纪的宣言”。[8][9]

在宣言发表150周年之际,出版了《社会主义登记册》特刊,英国哲学家彼得·奥斯本(Peter Osborne)声称《共产党宣言》是“十九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文本"。[10]

2013年,《共产党宣言》的手稿被列入文献遗产“世界记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项目)名录。

翁贝托·艾柯称《共产党宣言》是“政治雄辩的杰作”。[11]

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年来,马克思主义在世界上得到广泛传播。在人类思想史上,没有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12]

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表示:“《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党的建设思想的集中体现。书中全面系统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特别是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趋势和途径。”[13]

纪念邮票编辑

在《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周年之际的1948年,苏联发行了两枚纪念该宣言的邮票,面额和颜色不同,上面有马克思、恩格斯的肖像和俄文版《宣言》的扉页。1966年,《共产党宣言》的标题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肖像被印刷在东德纪念德国统一社会党成立20周年的邮票上。2020年,在临近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之际,中国邮政发行了一枚邮票,以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版首次完整出版100周年,该邮票描绘了首次完整翻译该宣言为中文版本的陈望道以及《共产党宣言》中文版的封面。[14]

参考文献编辑

  1. ^ 呂靜. 《馬克思主義經典解讀》. 北京: 人民日報出版社. 2010. 
  2. ^ Lydia Liu, Rebecca Karl and Dorothy Ko, ed. The Birth of Chinese Feminism: Essential Texts in Transnational Theory.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3: 5. ISBN 978-0-231-16290-6. 
  3. ^ 李秀伟. 概念厘定与译本甄别:《共产党宣言》汉译考[J]. 2015.
  4. ^ 李金海. 来自民间的《共产党宣言》首译本[J]. 世纪, 2005(6):76-77.
  5. ^ Багатурия Г. А. «Манифест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 // Философский 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 Гл. редакция: Л. Ф. Ильичёв, П. Н. Федосеев, С. М. Ковалёв, В. Г. Панов. — М.: Советск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 1983. — С. 337—339. — 840 с. — 150 000 экз.
  6. ^ Ленин В. И. Полное 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 т. 26, с. 48.
  7. ^ 存档副本. view.officeapps.live.com. [202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13). 
  8. ^ Harman, Chris (2010). «The Manifesto and the World of 1848».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Marx, Karl and Engels, Friedrich). Bloomsbury, London: Bookmarks. p. 3.
  9. ^ Callinicos, Alex (2010). «The Manifesto and the Crisis Today».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Marx, Karl and Engels, Friedrich). Bloomsbury, London: Bookmarks. p. 8.
  10. ^ Osborne, Peter. 1998. «Remember the Future?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as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Form» Архивная копия от 20 ноября 2015 на Wayback Machine // Panitch, Leo and Colin Leys, Eds.,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Now: Socialist Register, 1998 London: Merlin Press, p. 170.
  11. ^ Привид (Маркса) блукає в умовах глобалізації. Спільне. [202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乌克兰语). 
  12. ^ 震撼心扉的伟大宣示————互动交流——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www.ccdi.gov.cn. [2023-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1-16). 
  13. ^ 18个要点读懂习近平眼中的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专题报道-人民网. cpc.people.com.cn. [202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13). 
  14. ^ В Китае выпущена почтовая марка в честь 100-й годовщины публикации китайской версии "Манифест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_Russian.news.cn. 新华社. [202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延伸阅读编辑

维基文库阅读本作品原文 维基共享资源阅览影像分类
共產黨宣言 (天義報)
共產黨宣言 (陳望道)
共產黨宣言 (博古)

外部链接编辑